导弹呼啸 青春留痕
—— 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一连连长尹东强军备战纪事

撰文/记者 王卫东 特约记者 蔡瑞金 李永飞 摄影/特约记者 陈双维 王春雨

中等个头,略瘦身材,眼中闪烁着坚毅、睿智和果敢。

他叫尹东,现任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一连连长。从军7年,他4次戴上军功章;当连长3年,他带领官兵10多次驱车仗剑闻令出征,磨淬克敌制胜“剑锋”,荣立集体二等功。

7年前,尹东带着连续4年被评为优秀国防生的光环跨进营门。可刚到发射连,他却被镇住了:老兵把几张5米来长的图纸挨个铺开,一口气就能全“跑”完。“跑图”,是火箭军官兵对阅读导弹系统原理图的形象说法。尹东试了试,一周时间一张图也没“跑”下来。

那段时间,巨大的压力让尹东寝食难安,经常绕着导弹发射车转圈圈。面对天书般的技术参数和蛛网般的图纸,他恨不能一下子将导弹专业书啃透,加班熬夜成为常态。

几个月后,一名导弹专家来授课,问起某个元器件的功能,尹东站起来对答如流。“几十本教材只有一处提到,你把专业学到了极致。”专家赞叹。

那年7月,部队赴高原执行发射任务,全旅发射单元参加考核争夺“发射权”,尹东逐字逐句背出所有发射预案和近2万字的训练规程,又一次技惊四座。

10天后,导弹发射如期进行。突然,指令传输出现“断档”。时间一秒秒过去,是等待指令恢复,还是中止发射?战机稍纵即逝,尹东大胆决定:用精准操作“找回”时间差!

尹东指挥号手精心操作。

一声“点火”,雷霆万钧,长剑精准命中预定目标。

如今,尹东已跑通50多张“三路图”,写下了10多万字专业笔记。从“门外汉”到“技术通”,他始终坚信一个道理:“60分的连长,带不出100分的兵!”

刚当连长时,尹东也遭遇了“老办法不灵,硬办法不行,新办法不多”的带兵困惑。

怎么办?踌躇之际,上级刚好组织基层干部理论集训。认真学习习主席关于依法治军的重要论述,尹东豁然开朗:“这办法那办法,依法遵法,就是带兵的好方法!”

“打提前量”是一些官兵干工作的习惯性做法,提前起床、提前集合、提前出动……认真学习过条令条例,尹东和这样的“惯性”做法较上了劲。

“听到出操号后,各班排迅速集合。”对照《内务条令》规定,尹东对官兵强调:“‘迅速’不是提前,如果事事打提前量,不仅败坏作风而且损害战斗力!”

无论战备训练,还是教育管理,面对“土政策”,尹东和连队干部果断拿起法规铁尺,硬起手腕清理“绊脚石”。

针对战备物资管理问题,他们对照规章一项项改,重新规范3类库室、500余件战备物资的摆放秩序,实现了在上级无预告拉动中次次领先。

事情依法办,连队依法建。2015年,旅队承担全军学习贯彻新《纲要》试点任务,尹东将经常性工作细化为78项具体指标,把强军目标落实到一人一岗、一点一滴,赢得观摩代表纷纷点赞。

训练场上从严要求,决不含糊。
带领业务骨干钻研专业。

当连长后给官兵上第一堂课,尹东便“推销”起他喜欢的思维方法——“思维导图”。

有战士当场质疑:基层连队玩“前卫”有啥用? 尹东解释:“我们虽然身处山沟,但执掌大国重器要有战略思维和创新思维……”

大学生士兵刘大鹏擅长平面设计,但学习专业理不清思路。尹东教他把复杂抽象的专业知识,通过发散性思维整理成“树状图”,枝丫相连,逐渐细化。刘大鹏专业水平提升很快,在考核中跃上“龙虎榜”。

发射连是作战最基本的分队,军事训练内容复杂,统筹不细容易出现偏训漏训问题。尹东开发出“训练精细化管理系统”,采集官兵训练数据,自动生成单兵训练态势曲线图,实现了科学施训精准练兵。

2015年,10多名参加过“9·3”胜利日大阅兵的战士被分到连队。由于参加阅兵训练,这些战士落下了不少专业课。尹东对照连队8个岗位,绘制3类120多张图表,通过启发式、研讨式互动帮带他们,4个月后很多人成了技术高手。

依规不守旧,创新不出格,尹东总在千方百计挖掘战斗力增长点。

去年9月,旅里组织营营对抗演练,尹东大胆提议让两名班长充当连队指挥员,指导他们从指挥链、信息链、行动链精确控制战场,开创了旅队士官筹划作战指挥的先河。

使命在肩,带出士气高昂的队伍。
训练间隙与战士同乐。
一马当先,做好表率。

编辑/刘万平 学员 陈 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