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吾甫浪沟“生死线”
——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赴吾甫浪沟巡逻纪实

摄影并撰文/ 张庆良 胡 铮

巡逻路越来越险,官兵勇敢前行。
 
 

吾甫浪沟,塔吉克语意为“艰险的河谷”,冬季风雪肆虐、夏季洪水汹涌,山高路险,车马难行,是全军目前唯一一条骑牦牛执勤的巡逻线。巡逻队唯一可以通行的时间,在每年洪水期与风雪期的间隙。

7月2日清晨,在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政委沈新明带领下,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骑着牦牛,踏上了前往吾甫浪沟巡逻的征程。此时,吾甫浪沟寒冷依旧。100多公里的巡逻路途,官兵要翻越8座雪山达坂,80余次涉过冰河急流,穿行一片又一片乱石滩,经历5天才能返回。

当天中午,巡逻官兵翻越一座海拔5000多米的达坂。大风夹杂着雪粒刮得人睁不开眼,牦牛也只能低头往前走。两头牦牛驮的物资掉落在地,官兵走了几十米后才发现,不得不返回去重新捆绑。

途经一处乱石滩,石头大如西瓜且棱角尖利,连长杨映伟再三提醒大家注意安全。他回忆说,上次巡逻经过这里时,一名战士骑的牦牛受惊,战士从牛背上摔下,幸亏被旁边的战友及时抓住衣领,才没有受伤。

 

官兵骑着牦牛在碎石满地的山坡上艰难前行。
巡逻队在山谷中行进。
官兵在巡逻途中饮水小憩。
巡逻路崎岖不平,官兵在乱石滩上小心行进。
 
 

巡逻官兵把路上经过的一个陡峭山岭称作“一步崖”,那是牦牛在半山腰上踩出的一条10厘米左右宽的小路。通过这里时,牦牛刚踩上去,就听到砂石滚落的声音,官兵死死地抓住牦牛的鬃毛。笔者骑在牦牛背上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巡逻路的后半程是一条很长的山谷。冰雪消融汇成冰河,水流湍急,冰冷刺骨。巡逻官兵要沿着这条河流,反复蹚河穿梭前行。

在冰河中游,有一处用石头堆起的坟墓,墓里安葬的是一头纯白色的牦牛,官兵都称它为“白英雄”。在一次巡逻中,“白英雄”因为负重太多,过冰河时脚下一滑,摔断了脊椎,官兵只好把它留在原地。当官兵巡逻返回寻找“白英雄”时,发现它已被狼吃得只剩下皮和骨头。大家默默地就地掩埋了它的遗骸,此后每次巡逻路过这里,都会给“白英雄”的坟上添一把青草。

第三天上午,官兵终于看见位于一个50米高台地上的界碑。大家把牦牛拴好,开始往上爬。忽然,一名战士不小心踩落石头,他身后的官兵幸亏躲闪及时,才未被砸到。

 

官兵为界碑描红。
到达巡逻点位,官兵向国旗和界碑庄严敬礼。
巡逻官兵骑着牦牛涉过冰河。
 
 

终于爬上了台地,官兵们顾不上休息,忙着观察边境地区,擦拭界碑、描红,最后列队向界碑敬礼告别。

归途中,巡逻官兵在海拔4200多米的铁干里克达坂宿营。火堆旁,护边员拉齐尼.巴亚克用一把热布甫弹唱起塔吉克族民歌《古力碧塔》,由这首歌改编的电影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主题曲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曾传唱大江南北。和着优美的旋律,官兵们载歌载舞、鼓掌欢笑,沉浸在凯旋的喜悦中。

 

编辑/肖 晔 学员 肖士金